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园动态>校园新闻

校园新闻

亚博会{}我与温州市图书馆

文章来源:博会{}作者:亚博会{} 发布时间:2019-12-24 字体:

鄭張尚芳先生資料照片。鄭張尚芳先生的數萬冊藏書,遵其遺囑日前被捐給了溫州市圖書館。

本月9日,在百年溫圖[慶典 的拚音:qìng diǎn]上,當代語言學大家鄭張尚芳的[兒子 的英 文:Son]遵照父親的遺願,將其生前數萬冊藏書贈予“母校”溫州市圖書館,同時鄭張尚芳文庫正式揭牌[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

鄭張尚芳(1933-2018),作為享有國際聲譽的[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著名語言學家,生前卻一直自稱是“圖書館[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的”。本文是鄭張先生為溫州市圖書館70周年館慶所作,道出了他與溫州市圖書館深厚的情緣。

——編者

鄭張尚芳

我沒有[機會 的英 文:offer]上大學,有人問起我的學曆,我[愛 的拚音:ài]說我是“圖書館大學”畢業的。這個圖書館就是溫州市圖書館。

我和溫州市圖書館關係深遠。早在我考取永嘉縣中(即溫州市中、今溫二中的前身)以後,就[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溫州市圖書館前身籀園圖書館的一名小讀者了。我永遠記得在九山湖畔,幽靜的籀園裏,拿著一本剛借到的好書,坐到月洞門外小河的埠級上,在樹蔭遮蔽下,伴蟬聲讀書的甜美印象。就在那[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圖書館這知識寶庫的大門已向我誘人地打開了。在五年半的中[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活裏,我和圖書館結成不解之緣,年紀雖小,卻已成為館裏人人熟識的“老”讀者了。當時館內潘國存、徐笑中兩位[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還未締姻呢,他倆對肯認真學習的讀者都很照顧,我也是很受他們照應的一個。館中柳青大姐姐則介紹我[認識 的英 文:known][弟弟 的英 文:brother]文榜,他以後成為我搞檢字法的好幫手,是我永遠懷念的亡友。

在初中時,一位語文[老師 的英 文:teacher]鼓勵同學搜集諺語豐富詞匯。我對搜集故鄉的方言諺語最[感 的英 文:sense]興趣,帶頭組織了一個諺語小組,興趣一直持續不衰,圖書館梅冷生老館長對此也很[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最早向我介紹過[一些 的拚音:yī xiē]鄉土文獻的資料。當時我又是一個熱心的拉丁化新文字愛好者,1949年成立的“溫州新文字研究小組”,就是幾個在溫州市圖書館中相識的同好者組成的■亚博会高科技■。研究小組推一位上海新文字[工作 的英 文:work]者協會會員老趙同誌為首。老趙即是我在市圖書館裏結識的大朋友之一。他要設計溫州方言新文字,但他是貴州人,對溫州話不了解,拚出來的音不對,清濁都分不清楚。我為設計溫州話新文字,就更加努力學習語音學,並通過館藏的語言學[大師 的英 文:Master]趙元任的《現代吳語的研究》掌握了[科學 的拚音:kē xué][記錄 的拚音:jì lù]方言所必需的工具——國際音標。從而除了編成《溫州話新文字講座》油印本外,對溫州方言的記錄探索也更有興趣了■亚博会评估中心■。

一九五二年我在溫州市中提前畢業後,因身體不好,在家休養了一段時間。這時我為了更好地在圖書館進修,就請求進溫州市圖書館當一名義務編目員,向編目員潘政邊學邊幹。於是我能接觸和使用溫州市圖書館中很多待編書及舊藏,一直幹到一九五四年下半年身體好轉,考到物探隊北上為止。在這段時間裏我獲益非小。當時館址已遷到滄河巷,房子比籀園大些,副館長朱韋辛那時正以一股青年人的朝氣,搞一些新的試驗,如在樓下借書處搞明見式目錄,在小樓開辟兩個研究閱覽室等。其中以供文史專業研究者閱讀的文史室對我教益[最大 的拚音:zuì dà],像《史語集刊》《燕京學報》……等薈萃語言學名家論著的刊物都全份展出了,使我大開眼界。我沉醉其中、手摘筆錄,語言學水平有了較大的提高。

館裏對我自學也非常支持和關懷,都盡量[滿足 的英 文:meet]我的要求。直到我北上工作後,有[一次 的拚音:yī cì]要用到《燕京學報》的一期,我給館裏寫信求借,梅館長還親自把書封寄,給我借用。[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我就是在物探隊裏還能利用館藏作些語言文字的探索。在勘探之暇,寫作並在《語文知識》《拚音》等雜誌上發表了一些文章。

一九五八年後,我回到家鄉在五馬中學任教。這時[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為編寫《溫州方言》搜集材料,[許多 的拚音:xǔ duō]參考書要從圖書館去找,我又成了溫州市圖書館的常客。一九六一年國家[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困難期間,我被精簡出校,[由於 的拚音:yóu yú]館內老同誌黃東君介紹推薦,我幹脆進溫州市圖書館去當合同工了。經市文化局批準,每月工資十八元(以後提高到二十元),工資雖少,但我為二進圖書館這所大學,自感很滿意。這期間除先後跟李克勤、宋若華同誌搞編目外,還幫助梅館長整理過古籍,曾先後幫黃東君、阮延陵同誌整理舊雜誌,編出目錄。圖書館工作使我每天接觸到各種以前未讀過的書籍,工作上要求我“博覽群書”,這對我學識的增長自是大有益處的。每天工作[完畢 的拚音:wán bì]後,抱著選借來的書,美滋滋地回家讀到[深夜 的拚音:shēn yè],這是在圖書館工作時的最大樂趣。就在這段時間內,我一邊自學,一邊向前輩學者求教,完成了《溫州方言記章節提綱》。在中國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呂叔湘先生等[大力 的拚音:dà lì]支持鼓勵下,又完成了《溫州方言記》的前二章《溫州音學》《溫州方言的連續變調》,先後在《中國語文》一九六四年第一期第二期發表。並在一九六四年下半年推薦我參加了[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省方言調查組,這時我才又一次[離開 的拚音:lí kāi]溫州市圖書館。

前後算來,我兩進溫州市圖書館,一共幹了五年,也可稱得上老館友了。因此館裏同誌都不把我當外人看,從各個方麵對我大力支持。

在我自學語言和作溫州方言研究時,需要用到好多資料,除了有的書向館裏借之外,還要多方麵搜集,梅冷生老館長曾幾次把[自己 的英 文:his]的書慨然相贈,或介紹他熟識的溫州藏書家讓我去借。館裏沒有的材料,館裏同誌也盡力幫助搜集和外借。有一次,朱韋辛同誌在舊書店發現一本罕見的溫州話羅馬字的《Sang Iah Sing Shi》(新約聖書),趕緊跑來[告訴 的英 文:tell]我去買到手。在我寫文章需要參考教會羅馬字時,他還把自己苦心手錄的教會羅馬字《甌音字匯》一厚冊長期借我使用。阮延陵同誌除了幫我找古書外,還去請人複製了我所需要的材料。有一次要用的一本書本地沒有,後來鬱宗鑒同誌向北京圖書館通過館際借書借到了給我。一件件,說不完,為了讓我這個圖書館大學的學生上好學,館裏各個同誌[都是 的英 文:All are]熱心地以各種方法支持我學習的。

十年動亂之初,我家不幸被紅衛兵抄了家,我縮衣節食買來的藏書被他們用板車拉去一千多冊,堆在衛校。這中間不說別的,單是我所搜集的溫州鄉土語言資料三四十種,都是非常珍貴罕見的,為搜集[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東西花了我多年精力心血與[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多少同誌的熱心支持與幫助啊,這損失真是[無法 的英 文:to be]彌補,使人心痛難已!但不幸中還有一幸的是,市圖書館鬱宗鑒等同誌曾冒著危險在當時各校所存抄家圖書中搶救回來一部分圖書,後來在整理中陸續發現了有我的一些筆記和圖書。倪新禎、黃東君、阮延陵等同誌都很熟悉我的筆跡,他們看到了就檢出來為我保存,[這樣 的英 文:then]我後來還能陸續收回七十來冊圖書雜誌及若幹語言方麵的筆記。雖為劫後餘灰,卻件件閃爍著館內同誌對我的難忘的親情。如無他們在那樣艱難的歲月中冒險搶救,它們早已泯滅無存了,哪能物歸原主呢?

每當我回憶在溫州市圖書館學習、工作的過程的時候,我總是非常感動地想起這一切,忘不了館裏對我的培育、關懷和各個同誌的深情。我[覺得 的英 文:felt]圖書館確是一所大[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是非常[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培育[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的場所。我[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今後圖書館越辦越好,路子越走越寬,吸收更多的青年人來求學,為祖國四化事業培育更多的人才。


本文由◆亚博会午报◆发布;



ド.广信大厦成全市首个垃圾分类全智能小区 ド.谨防 房屋补漏 的 那批人 ド.生态园百日攻坚助推 “大拆大整”专项行动 ド.充电车位上都是燃油车 新能源车遭遇充电难题 ド.我与温州市图书馆 ド.文化艺术含量高、可买性强 ド.苍南县专项检查灾后食品药品安全 居民可拨96317举报 ド.1家基地和5个园区 新获电商两创省级称号 ド.日本东京:夜幕下的熙攘繁华 ド.无证窝点加工10吨生猪头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
sitemap.xml